我們互相抱在一起 喔爸問的那句話 我很深刻的記在腦海裡

我沒有回 因為我知道就算我說好 他還是要回去 

 

如果可以 我也希望 永遠 永遠 不要分開

 

這個晚上 我們都沒睡 好怕醒來後就要面臨分開

我們一起說著從認識 交往 一切的一切 到現在

也很後悔這幾天的冷戰吵架浪費了我們好多時間

我們 哭著 笑著 聽著 看著 眼睛裡只有對方的存在 好痛好痛 心很痛

 

不要哭了 我們還會見面」喔爸摸著我的臉擦著眼淚告訴我。

 

我握著他的手 兩個很相像的手 手掌的紋路大小 幾乎一模一樣

喔爸說 我們好像Destiny❤️

如果我離開美國後我們再見面 我真的會覺得我們是Destiny」喔爸認真說著。

此時此刻我只想靜靜待著 只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這裡

我只想好好地待在他懷裡 牽著他的手 感受他的體溫

可不可以 可不可以 不要分開」我心裡默念著。

 

天亮了 該是去搭飛機的時候了 這天天氣很好

不像前一天的狂風暴雨 我們很順利地回到了舊金山

 

這天喔爸跟我一起回家

家庭媽媽看到我後 問我 今天要住喔爸那裡嗎? 

我很開心地回 可以嗎 可以嗎 真的可以嗎!!!???  

因為不知道喔爸還會待多久 所以只想珍惜現在他在這的每一分每一秒

 

得到許可後 很開心的跟喔爸回到了宿舍 帶了禮物給大家~

晚上喔爸跟我說 媽媽剛剛跟他說 這個月訂不到機票 可能要下個月才能回去

我當然是高興到不行 最好是跟我一起回去❤️

這天我睡得很安穩 大概是笑著入睡的吧~

 

原本以為 喔爸還會再待一個月 還沈浸在這個小確幸裡的我

因為一封訊息 又把我打到萬丈深淵.............

喔爸的Kakao傳來了一張圖 「一張電子機票 是一張舊金山到釜山的電子機票

對 我沒看錯 這是張該死的電子機票!!!!!! 而且還是 兩天後飛往韓國的電子機票

我看到這都快要崩潰了!!!!!!!

 

我趕快把喔爸叫起床 我叫他看 喔爸沒回我 他只是忙著打訊息給媽媽

對 確認了 兩天後 喔爸要回韓國了......

我不知道該生氣還是難過 

生氣是因為 他本來說還會再待一個月

難過是因為 他兩天後就要離開美國

喔爸來不及多說什麼 只是趕快整理行李 整理一切

我看著他整理 也幫忙他清空 

 

以前擺得滿滿的桌子 現在異常的乾淨 喔爸拖出兩個行李袋 裝的滿滿的

他,真的要走了」我心裡默默想著。

我突然後悔跟他在一起 我為什麼要讓自己難過呢!!!! 我為什麼要沒事找事做!!!

我好無助 我不知道這種難過要跟誰哭訴 我沒有這樣過...

 

這個晚上我沒有跟喔爸在一起 因為我想要給他一個很難忘的回憶

我在家努力地做卡片 把我們朋友的國旗都畫好了 (巴西 泰國 日本 台灣 韓國)

隔天一早趁喔爸還在睡覺 因為大家要上課 我趕快拿給他們 讓他們寫一些話

這個晚上也有個派對是喔爸的離別派對 卡片都處理好後

大家就一起去超市買酒 買食物 要回宿舍開派對

 

就在我們要開始派對時 突然有一個黑人一個白人 走進來

「欸? 現在應該是大學生放暑假的時候 怎麼會有人呢?」我心裡想著。

他們一邊自我介紹自己是大學的學生 一般笑笑的跟我們攀談

就在我要拿手機出來時 我突然想到手機放在客廳沙發上

(因為那時要給喔爸看卡片順便放音樂給他聽 所以在沙發上)

我趕快跑去客廳 可是 我的手機不見了 而且耳機還被丟在沙發下

 

我走出客廳 問喔爸 剛剛你有看到我的手機嗎? 而且耳機丟在沙發下

喔爸說 我沒看到啊!! 手機呢!!! 

我瞪著那兩個自稱是大學生的兩個人 我回喔爸 我不知道

突然那黑人 拍了一下白人的手臂 他說 你剛剛不是撿到一隻iphone!! 那是他的吧

那個白人還恍神了一下說 喔對喔! 然後把手機拿出來問我 這是你的嗎?

我說 恩對 謝謝 拿完手機後我馬上跑到另一個房間

 

我知道那兩個人一定有問題!! 我在房間裡面聽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突然他們轉移陣地到另一個房間

他們拿著一顆藥丸想叫韓國女生吃 又跟巴西女生說 妳好漂亮我想摸你的胸部

喔爸跟另一個男生在那個房間 突然巴西女生問 Where is Sherry?

喔爸才突然跑出那房間 一直大叫我的名字 我開著小門縫 跟他說我在這

喔爸看到我 鬆了一口氣 他也叫另外兩個女生到我這間房間來 

 

進了房間我們把門鎖起來 黑人跟白人在外面敲門 

「我們不是壞人啊!! 我們想跟你們交朋友」他們兩個異口同聲說著。

我問韓國女生 那藥丸呢? 他拿給我看 我說 你收好 現在我們叫警衛來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聽到我們說要叫警衛來 從原本的敲門聲變成踹門!!! 

我們很緊張 不知道門會不會被踹開

 

終於打通警衛電話 但警衛居然不知道宿舍在哪裡!!!!!!!

我們跟他說了大概10分鐘 那兩個人還在外面 大吼大叫

掛完電話10分鐘後 外面的人似乎走了? 接著我們聽到鑰匙的聲音

是警衛!!! 我們放心地開門 但是那兩個人早就不見了 

我們敘述著 剛剛遇到的場景 再回到客廳時 我們買的酒也早就不見

我把藥丸拿給警衛 他說 這必須要找警察來 他們還會在附近巡邏一下

 

大概半小時後 我看到警察車停在校門口 

警衛請我們下去指認 我們看到他們 真的不敢接近

警察過來跟我們說 他說 這兩個人常在附近大學騙人

而且其中一個人還帶有槍枝 兩個人都喝醉而且有吸毒前科

而且現在只逮到白人 黑人被他跑走了

我聽到差點沒昏倒 剛剛他還站在我前面欸!! 現在跟我說他有帶槍!!

 

警察要我們留下名字 電話說之後再通知我們 (之後也沒通知)

 

我想這個回憶 對喔爸來說 也真的是印象深刻

這時候也差不多晚上11點 喔爸是隔天早上10點的飛機

我們一起躺在床上 說著剛剛的過程 說著說著 我又想到喔爸明天要離開

突然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喔爸發現我好像沒聲音了 他看著我 他對我道歉

「對啊 你是該道歉 從一開始的跟我回台灣 到現在本來說再延一個月 卻變成明天」我心裡罵著。

喔爸把我抱在懷裡緊緊的 我們都知道明天就要分開了.....

 

喔爸睡著前 換成我抱著他 我好怕睡著 眼睛時不時地睜開 我看著喔爸真的好捨不得

慢慢的窗外的天空也變亮了 我知道時間差不多了 我拍拍喔爸的背 告訴他該起床了

我們把東西整理好 叫了計程車 跟室友說了再見 就去了機場

 

在計程車裡 我們什麼都沒說 一直到等到了機場巴士

我們選好了位置坐下 喔爸用他的手摸摸我的頭 叫我靠在他肩膀上睡一下

也許他也知道我一整晚沒睡吧

 

我多希望這台巴士永遠都不要開到機場....

到了機場 寄了行李 我意識到 真的 真的 要分開了.... 這是機場....

 

喔爸送我到坐車的地方 我們坐在那 我告訴我自己忍住不准哭!!!

可是真的真的忍不住 眼淚一直掉 一滴一滴的根本不聽我使喚

喔爸看我哭成這樣 他也掉眼淚了 我們兩個互相擦著彼此的眼淚

抱在一起 喔爸說要拍一張照 我們硬擠出笑臉拍照  

(拜託請忽略我那一整晚沒睡然後又哭到整個臉都快變成浮屍的臉......)

IMG_3681_meitu_2  

 

在喔爸要走的前一刻 喔爸在我的臉頰上 額頭上 嘴上 都親了一下 

他告訴我 「這是我的印記 不可以讓別的男生碰你!!!!!」 我笑著告訴他 我知道啦😢

 

送喔爸進海關後 我一個人搭著巴士 回想著這幾個月的一切

眼淚好像關不住的水龍頭一樣 想停也停不了 告訴自己很好很好

其實我自己知道並不好 很不好 非常不好😭 我要你回來... 現在.....

(除了回家 我從沒有自己搭過去市區的公車 一直以來喔爸都在我的右側座位)

(但是現在 我卻是一個人.... 真正的一個人......)

 

雖然當初在一起就要知道有一天會分開 可是... 可不可以不要現在.....

喔爸傳訊息給我 告訴他 現在他要登機了 到了韓國會告訴我

 

我回了他 我會等你......... 等你打來 ......

打完這句話 喔爸再也沒有已讀

 

一直到 隔天的晚上 手機震動了 顯示著 「 Baby send you a message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我的韓國오빠不浪漫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chelle Chan
  • Is touching
  • 我也這麼覺得

    Sherry 於 2015/05/20 11:39 回覆

  • 萱萱就這樣
  • 好可怕喔~遇到怪怪的黑人白人是美國哪區?
    我還滿想今年去遊學(純粹想體驗非認真的讀書ㄎㄎ)&玩玩
    可是不知道如何選擇~美國好大呀~~~~
    在考慮紐約(比較便利)跟奧蘭多(想去迪士尼)
    哈哈我也是幼稚型的:o可是語言學校也超多的~挑選完全是個問題啊!

    我要看baby send you a message! 哈哈
  • 我是在舊金山附近的小鎮
    因為當初是要去學英文所以挑華人比較少的地方
    如果你要去遊學的話 建議你去代辦中心問看看
    有一間代辦中心還不錯(Oh! study)我是去那間辦的
    看你想學的是比較學術性的還是比較口頭畫的英文 他都會介紹給你~

    哈哈 下一篇有喔

    Sherry 於 2015/05/20 18:54 回覆

  • 萱萱就這樣
  • 好~~~讓我期待下一篇!

    謝謝推薦代辦中心喔~
    網路上真的也超多代辦中心
    讓人無所適從@@

    thank you~sherry真貼心
  • 不會啦

    Sherry 於 2015/05/21 02:23 回覆